鲜活的叙事

长江日报 2021年10月14日

  本期的文学评论《寓传奇于日常之中》,评论家高晓晖在解读牛维佳的两篇革命历史题材小说《天下母亲》《褐纸鸢》时,认为“在日常书写之中渐次凸显传奇的内核,呈现出日常之中‘令人惊骇’的一面”,不仅有效增强了小说的可读性,还拉近了人物与读者间的距离,为读者走近人物心灵创造了环境和条件。

  我以为,这样的日常书写,一定是建立在写作者执着地扎根于生活、扎根于人民的基础之上。

  就如作家乔叶在《村庄的细节》中说,行走在这些村庄中,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就能从无数细节中触摸到一个村庄兴衰嬗变的简史。也因这份足够的执着和耐心,她才写出了美丽乡村日常状态下那些有趣的、有着“精气神儿”的人们,以及从他们身上彰显出的村庄的历史底蕴。

  就如《母亲的“画儿”》,在作者的眼中,一辈子都在辛勤劳作的母亲,用农事和手工画出一幅幅色彩斑斓、不逊于名家的“画卷”;就如《老武的梦想》中的街坊推拿师老武,三番五次拒绝送上门的赚钱机会,只因有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梦想……

  能打动我们的,也许就是这些日常的叙事,因为,这样的叙事才是最鲜活的。  

  (周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