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响伟大抗美援朝精神的壮美旋律

——评国产故事片《长津湖》
长江日报 2021年10月14日

    电影《长津湖》牢牢把握并张扬了这种精神,将最普通与最感动、最平凡与最伟大、最细小与最宏大等等彼此对立的概念,用生动可感的电影语言统一在了一起,从而创造了一部史诗级战争题材大片,并以此彻底征服了亿万中国观众的心灵。

  □周思明

  炮火轰鸣,天寒地冻,战争惨烈,牺牲壮烈——凸显伟大抗美援朝精神的《长津湖》,是一部以硬汉戏为主的硬核电影,它如同一块巨大的磁铁,将越来越多观众的目光吸引过来。走进院线的人们,无一不被剧情打动。何以故?这要从电影讲述的故事、塑造的人物以及由此传达的崇高理念说起。因为,故事是人物赖以站立起来的骨骼和血肉。一部战争题材电影,如果不能讲好故事,并以故事塑造好人物,以人物传达好的崇高理念,即使场面再惨烈、炮火再激烈、牺牲再壮烈,恐怕也是虚张声势,于事无补。反之亦然。

  从电影创作美学视角分析,《长津湖》具有诸多值得总结的优点。首先,作为一部国产重大题材电影,《长津湖》并未以宏大叙事呈现,而是用小切口展现大战争,用平实语调讲述厚重内涵,用普通战士表现一场举世闻名伟大战争。其次,讲好战争故事,是塑造好人物形象的必要环节和重要举措。没有生动曲折、丰满扎实的故事的托举,电影中的人物是断然难以站立和鲜活起来的。电影《长津湖》之所以赢得超好口碑,至关重要的一点,是主创把故事讲得真实而生动。电影中我们看到,在20世纪50年代初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场战役中,一群年轻志愿军战士,被置于一个艰苦卓绝的极端环境中。所谓极端环境,是指当时志愿军入朝作战,由于没有充分的物资,战士们衣着单薄,在零下30摄氏度左右天气里与装备精良的美军作战。因此,有战士不是战死,而是活生生地冻死在长津湖地区。这种令人难以想象的极端环境,正是恩格斯所说的“典型环境”,是塑造志愿军英雄们的“典型性格”的客观条件。再次,《长津湖》塑造英雄人物,不靠高大全模式,也不靠豪言壮语,而是靠朴实的言行。从高大全式英雄神话到回归复杂人性的刻画,这不光是电影叙事语言的转换,也是电影审美风格的蝶变。第四,电影对战争本质的思考和认知是理智和深刻的。片中有个细节发人深思: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伍千里及时阻止了弟弟杀害已经没有抵抗能力的美军指挥官。哥哥说:“有些枪可以打,但也有些枪可以不打。中国人是热爱和平的,中国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主动挑起战端。”寥寥数语,言简意赅。

  就叙事艺术而言,人物形象塑造始终是作品的主脑和灵魂,这是毋庸置疑的。值得强调的是,在人物形象塑造上,电影没有把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战士写成无所不能的战神,而是把他们当成有“私心杂念”的普通人来描述:弟弟伍万里执意要和哥哥去打仗,是因为他难舍兄长;梅生在激烈的战斗之后忙着在地上摸索着寻找女儿的相片,是因为他思念家人;雷公和伍千里笑着讨论,打完仗后要住到一块去,还要说个媳妇,是因为他俩也是有着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这样的书写是世俗的,可也是真实可信的;是不够高大全的,却也是令人泪目的。因为,它们是从“人”出发和起笔的,是从真实可感的人性着墨和勾勒的。诚如总监制黄建新所言:“这个戏最好的一点就是,每个角色都是生动的。你会觉得这些人似曾相识,你会跟着他们笑,跟着他们难过。”尽管这场战争对中朝两国及其人民的意义是重大的,但影片中没有宣讲太多深奥的道理,也没有喊出激昂的口号,哪怕是通过人物之口侧面地“虚写”也没有,只有最朴实、最平实、最真实的言行举止。譬如,伍千里出征之前对弟弟说,我们把该打的仗都打了,我们的后代就不用再打了;神枪手平河一边擦着枪,一边感慨,但愿后人再也不用生活在战火中;当将军问伍万里为什么要参军时,他掷地有声地说,新中国给了土地和家园,绝不能让美国人抢走。何为“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这就是了。

  电影《长津湖》非但没有神化志愿军战士,把他们塑造成战无不胜的“超人”;也不曾像某些抗战神剧那样,恣意矮化敌人,刻意贬低对手,把他们描绘成不堪一击的“泥胎”或“小丑”。而是实事求是地描述装备精良、实力强大的美军官兵,实事求是地描述抗美援朝战争的残酷和环境的艰巨程度。《长津湖》中的军人形象真实可信:或为一个脾气倔强、从不服输的愣头青,或为一个希望早日和家人团聚的老兵,或为一个重情重义、时刻想着别人的好兄长……他们离我们并不遥远,他们和我们是朋友、是兄弟。演员吴京与易烊千玺饰演的两兄弟,将手足情深和家国情怀彼此凝结,同仇敌忾,共赴危难。其中,吴京饰演的伍千里对亡故兄长的深切缅怀,对同行战友的热血激励,以及直面美军临危不惧的战斗精神,让人心生敬畏。而易烊千玺饰演的伍万里,则极具层次地展现了一个从枪都不会使用的小兵,成长为战斗英雄的过程。这是对历史的尊重,也从更客观、更深刻的角度,点出了主导战争成败的根因: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是保家卫国的正义性,让志愿军战士无所畏惧;是多行不义的倒行逆施,让装备精良的美国士兵找不到继续战斗下去的理由。难怪美军将领也被冻僵在长津湖的志愿军战士所震撼,进而脱帽向自己的对手致敬,并由衷地表示:有意志如此顽强的对手,美国人是无法打赢这场战争的。

  可以说,《长津湖》里的七连战士,伍千里、伍万里、平河、余从戎、雷公等,全是英雄,全是勇士,全是让你不得不为他们折腰的冲锋陷阵的大无畏猛士。这里,没有主角配角,没有“三突出”原则,英雄是以群体的名义出场的。作为一部战争大片,《长津湖》固然有许多紧张刺激的动作戏,以及令人瞠目的特效场景,但让观众记住的不是这些,而是由伍千里、梅生、平河、雷公、余从戎、谈子为等组成的英雄群体。他们个个鲜活,个个朴实,都闪耀着令人崇敬的人性光辉。他们有血有肉,有家人亲友,但更有家国情怀与责任担当。他们的肉身会被炮火粉碎,年轻的生命纷纷躺卧在异乡,他们在受伤时候也会难忍痛苦而喊“疼”,但他们更是一群用自我身躯铸就英雄之魂的大写的人。

  不过,口碑超好同时也难掩瑕疵,饶是如此,窃以为电影《长津湖》还是抵达了较高艺术水准。一部能让太多观影者包括专家和亲历者感动落泪乃至共情共鸣的电影,没有理由因个别细节失真而瞬间“躺平”。毕竟,电影是艺术,不是历史,虽然它来自历史,但殊不知“失事求似”(郭沫若语)是艺术创作的原则之一。退一步讲,即便出现细部的粗粝和瑕疵,也无伤创作之宏旨。

  伟大抗美援朝精神是中国精神综合体系中的重要内容之一,其内核就是一种不畏强敌、誓死抗争的亮剑精神。70年来,伟大抗美援朝精神一直是中国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激励着中华儿女不畏牺牲,砥砺奋进,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谱写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道路上振奋人心的乐章。电影《长津湖》牢牢把握并张扬了这种精神,将最普通与最感动、最平凡与最伟大、最细小与最宏大等等彼此对立的概念,用生动可感的电影语言统一在了一起,从而创造了一部史诗级战争题材大片,并以此彻底征服了亿万中国观众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