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武的梦想

长江日报 2021年10月14日

  □ 郭晖

  真没想到,送上门的赚钱机会,三番五次被老武推辞。

  老武是我们这小有名气的推拿师,最近他接连谢绝了几桩生意,让街坊邻居颇为不解。

  老街理发店旁岔道口有个小胡同,沿着小胡同石板路往前走,有个灰色的平顶房,门口立着一块红底黄字牌子,上面写着:自强推拿诊所。诊所有二十平方米左右,主人是位盲人,姓武,年龄五十一,由于推拿技艺精湛,人送外号“武妙手”。

  老武十九岁那会,跟随伯伯倒腾木材生意时,一次意外事故让他严重受伤。经过手术,老武虽说保住了性命,却再也难见光明,从此生活在黑暗的世界。一向自强好胜的他不甘心啥事都依靠别人,在和家人协商后,老武找了一位老师学习盲文,并考上了盲校研习推拿技术。

  二十九岁时他娶了老婆,夫妻俩比翼齐飞双双考取医师证书,随着推拿经验越来越丰富,两口子把推拿店升级为推拿诊所,在两人的苦心经营下小有名气,来诊所就诊的患者络绎不绝。

  在老武诊疗的病人中,有富豪也有贫困户。不管患者地位身份如何,他都一视同仁,运用推拿按摩治疗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急性腰扭伤等疑难杂症,为许多群众解除了病痛。

  我是因为落枕,脖子、肩膀疼痛难忍,想着早点康复,找到老武诊所。推门进去,里面有三张条形床,靠北面、南面的墙上挂满了锦旗,什么妙手回春、医者仁心之类的赞誉铺满锦旗。满脸笑意的老武,询问了我的病情后,经过一番按揉、弹拨,回去没多久我的疼痛症状缓解了。我给老武打电话说,我将在亲友中好好宣传你的医术,原本语气温和的老武突然抬高声调严肃地说,不许说我的诊所和推拿包治百病,不允许夸大宣传……我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那天早晨,诊所刚开门我就去了,这时,一位白发老太太和老伴相互搀扶颤巍巍地走了进来。“武医生,我们好不容易找到这里,我老伴腰疼得厉害,能不能帮她看看……”不知是天气冷还是老大伯上了年纪,他的声音像是卡了带的播放机,含糊不清。老大伯枯枝一般的双手一手抓着老太太的手,一手指了指她的腰,老太太佝偻着身子,龇牙咧嘴,口里哼唧喘着气,老武连忙走上前扶住老人,轻声询问老人病情。

  检查诊断,老人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并且在第五腰椎下面,她的左腿已有跛行症状,如不及时治疗将恶化。老武耐心地和大伯讲解病情,了解到老人靠卖菜为生、没有后人,多年来为治病四处求医花了不少钱,这次慕名来老武的诊所也是下了很大决心,因为老人手里积蓄不多了。当老人为治疗费发愁时,老武二话没说,答应先治疗,钱的事情先搁置。就这样,在老武的精心诊疗下,两个疗程后,老人的腰不疼了,走路蹬车不在话下,当老人拿着攒好的皱皱巴巴十块、二十块共几百块钱递给老武作为诊疗费时,老武把钱推了回去,坚决不收。

  酒香不怕巷子深。老武的技艺、人品慢慢传开后,寻医问诊、投资合作者纷至沓来。一位富商的父亲得了怪病长期下不来床,想让老武上门给看看,不管能不能治好出诊费都是大几千,老武前去观察后,坦然相告自己无能为力,建议到知名医院就诊,同时也谢绝了对方提出的出诊酬劳。还有位生意人想出高价和老武合伙扩大规模办诊所及培训机构,条件是必须像做生意那样来者不拒、多方宣传诊治效果,结果被老武严词拒绝。

  对于诊所的发展,老武也有自己的梦想,他说倘若扩大诊所规模,首先要吸收更多的盲人来诊所学习,让他们能够掌握一门手艺自强自立。

  都说眼明心亮,老武眼不明,但心里格外亮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