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鼓戏《蔡坤山耕田》让观众从头笑到尾

一碗饭蕴含“民本” 全场起立鼓掌

长江日报 2021年10月14日

    花鼓戏《蔡坤山耕田》演出现场。

    蔡坤山(左一)白李花(左三)夫妇巧遇微服私访的正德皇帝。     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 摄

  □ 长江日报记者万旭明

  本届戏剧节上最欢乐的演出来了。13日晚,由湖南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创作的湖南花鼓戏《蔡坤山耕田》在洪山礼堂上演。2个小时诙谐幽默的演出让满场观众从头笑到尾,其中蕴含的“以民为本”理念更是赢得观众起立鼓掌、叫好。

  ■ 15分钟民间小戏,打磨出获奖大戏

  在当下的戏曲舞台上,《蔡坤山耕田》很“小众”很难得。它的故事很小,明朝正德年间,乡野农夫蔡坤山巧遇微服私访的正德皇帝,施以一饭之恩并获回报。这出戏的排场也很小,全剧主要人物只有五人,舞美设计刻意空灵简洁,舞台上常常空无一物,更见不到高科技声光电设施。但这出戏来头可不小,它曾获得第24届曹禺剧本奖,被誉为“戏曲喜剧高水平作品”。

  编剧吴傲君介绍道,《蔡坤山耕田》本是一出15到20分钟的民间小戏,“十几年前第一次看到这出小戏时,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倡导的是‘做人应行善,以帮助他人为乐’,戏很小,但境界很高尚”。

  2011年,湖南省花鼓戏剧院策划新编花鼓戏经典剧目,吴傲君在众多剧目中选中了《蔡坤山耕田》。2013年,新编后的剧本出炉,从仅有一场的小戏扩展为6场的大戏,此后又在60多场的演出中几经修改提升,打磨出遇饭、过堂、散财、耕田、施粥、赏赐等2小时剧目。

  ■ 一出戏曲轻喜剧,观众笑得“肚子疼”

  花鼓戏在武汉戏迷中一向很有群众基础,《蔡坤山耕田》的演出更是迎来满场观众,从白发苍苍的老者,到七八岁的小朋友。2个小时的演出里,以丑角蔡坤山为主角的故事,辅以泼辣多情的妻子白李花,昏庸糊涂的胡知县,见风使舵的师爷,将计就计的朱夫子,演员们活泼生动、诙谐喜感的表演让观众们笑声不断,更有人“抱怨”道:“怎么这么搞笑啊?肚子都笑疼了。”

  得知湖南花鼓戏在本届中国戏剧节上演出,黄女士特意带上了母亲一起来观看。“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听花鼓戏《刘海砍樵》,以前还老在家里唱。”听到熟悉的花鼓戏,老人家看得非常“入戏”,黄女士也乐在其中:“平时就觉得湖南人很有喜感,没想到连唱戏也这么搞笑。每个人物都很有个性,幽默感非常自然,一点没有那种挠痒痒式的生硬感。”

  湖南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主任罗维说:“湖南花鼓戏的特色就是小中见大、粗中见细、丑中见美。我们原创剧目的选材对象基本上都是普罗大众,就是小乡小镇的这些男女,从不高高在上讲道理,不板起脸来训人,而是亲切、热烈、朴实地展示凡夫俗子的生活情趣。”

  ■ 以古喻今,警示“做官多察民间疾苦情”

  一阵阵开怀大笑后,《蔡坤山耕田》在“这乌纱暂且寄在你头上,只因为百姓说你一声好”的唱段中结束。观众席里叫好声四起,大幕关上后,人们仍站在原处高举双手鼓掌、欢呼。

  一段看似荒诞的故事,让皇帝与农夫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村里“偶遇”。但因为老百姓“不取不义之财”,与皇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民本思想,让荒诞的相遇变得合理起来。观众齐先生说道:“整出戏没讲什么大道理,但是你自然地就会领悟到其中的道理。”

  编剧吴傲君说:“以一碗饭作为线索,串联起皇上与老百姓之间的故事,体现出了民本思想。”并用现代人的思维演绎明代的故事,体现出了“做官休问荣枯事,多察民间疾苦情”的道理。

  该剧由吴傲君编剧,韩剑英执导,优秀青年演员朱贵兵、梅花奖演员叶红、文华奖演员宋谷及花鼓戏艺术家田既安、任寿云主演,诠释了“做官休问荣枯事,多察民间疾苦情”的故事。剧中饰演蔡坤山的演员朱贵兵则说:“这出戏是讽刺中包含歌颂,愤怒中体现喜感,结尾部分体现出的皇帝爱民如子,以人为本的君王风采和劳动人民的勤劳、善良,以小爱成就大爱的高尚情怀是整部戏的精华所在。”